欢迎来到和泰嘉鸿投资咨询有限公司!

香港现代移民史

http://www.brightlifechina.com 文章来源:本站发布时间:2016-07-30 11:08:47 浏览次数:诚信│专业│贴心│一站式服务
一名“新移民”蹲在棚中目睹香港繁华。越来越多的“新移民”融合在香港人中,“一国两制”在社会层面上得到完美实施。
对于香港回归10年,黄凤鸣的感受方式很独特。
在她抽屉里有两张证书,一张是香港的大学预科毕业证,一张是广州暨南大学毕业证,“它们见证了回归带来的变化。”
回归前,黄凤鸣手持暨南大学毕业证,在香港找工作,遭遇普遍冷遇。当她改用香港的预科毕业证时,却找到了工作。回归后,黄凤鸣说,内地学历明显受到青睐。
像黄凤鸣这样的香港新移民,在香港一直是一种敏感的社会关系。由于两地的社会体制、富裕程度差异悬殊,内地人曾以偷渡的方式,来仰望这座殖民城市。得到的回报是,遭人冷眼与歧视。
香港回归,成功完成了体制转型。内地人与香港的关系发生着显著变化,他们的社会地位有了明显提升。2001年,时任香港政务司司长曾荫权推动引进内地专才计划。大批内地人才奔赴香港,帮助这架殖民色彩浓重的社会机器继续正常运转。
所有的改变都显得宏大而有历史意义。但它们却一点一滴地真实地渗透到黄凤鸣的生活中。
 
五十年代移民潮
 
黄凤鸣赴港时才14岁。1988年,她与母亲、哥哥、弟弟一同寻找父亲。黄凤鸣的父亲自上世纪80年代初就已从老家福建泉州,到香港定居
大陆人赴港潮流集中在抗战时期和上世纪50年代。
他们包括国民党残部、担心运动中遭难的知识分子,以及自然灾害期间的偷渡客。
那时刚好是香港经济的起飞时期。香港经济中实业占据了很大部分,形成劳动用工的高峰期,香港当局对内地过去的人采取了特殊政策,只要进入香港市区的就是合法居民。
进入香港的已婚男人,通常是把妻子、孩子留在大陆,只身一人赴港闯荡。黄凤鸣父亲就是其中一例。
而入港的单身男子,大多从事体力活,香港女子不愿委屈下嫁。他们只好到内地娶妻、生子,婚后再独自回港打拼。
凤凰卫视资深评论员曹景行说,在回归之前,留在内地的香港家属有100万之多。
内地改革开放以后,和香港签订协议,允许一些在内地的香港人家属移民香港,但每天只有75个名额。回归后,每天的名额扩充至150人。
黄凤鸣就是争取到这个名额,才得以赴港团聚。
曹景行说,内地改革开放后进入香港的都被称作“新移民”.
“香港人”和“新移民”的价值观是有分歧和冲突的。所谓“香港人”是五十年代到香港的大陆移民,他们有稳定收入和一定的社会地位。
 
“这儿不是天堂”
 
抵港后,黄凤鸣发现,对于“新移民”而言,“这儿不是天堂。”他们一家5口挤在15平方米的小屋里,每天都要打地铺。而她看到还有的同学住在铁棚子里。
在大陆时,黄凤鸣家有三间大房,每人一间自己的屋子。黄凤鸣父亲曾在福建老家做县长,母亲也是当地最好中学的老师。到了香港后,父亲去一家企业做会计,母亲在工厂做工。
为填补家用,一到周末,黄凤鸣还到母亲厂里帮忙剪线头,寒暑假也不例外。每到晚上,因为累,谁也顾不上说话。而在老家,晚上是一家人最热闹的聊天时间。
“生活落差太大,那种心态好几年都调整不过来。”黄凤鸣觉得在大陆的物质生活也不能算很好,“但是生活幸福指数很高”.
除了生活幸福指数大跌,黄凤鸣还遭到香港人的冷遇。她进入一所中文学校,香港同学对她异常冷淡。
黄凤鸣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一家慈善机构协调三个司机的工作。当司机发现她广东话不标准,是个“新移民”,便对她的话爱听不听,还经常以“把广东话说好了再跟我说”来噎她。
“当时我就忍了。”但黄凤鸣亦是个争强好胜的人。她很快在公司升了职。这又遭到同事嫉妒,吃饭也不叫她,并说,“你是大陆人,凭什么升职?”
学者曹景行的观察是,不少内地“新移民”到了香港都会承受着不小的经济压力,原来可能是丈夫在香港挣钱,钱寄回内地,家属生活得还可以,但到了香港之后,日子就不好过了,因为一些妇女会面临着语言、技能等障碍,找不到好的工作,一人养活一家其压力可想而知。
 
内地学历曾遭冷遇
 
黄凤鸣在港的求学经历也是一片坎坷。1992年,她以优异成绩毕业于香港的大学预科,却跑回了内地读大学。
“当时的香港大学只收英文学校的毕业生。”英语不好、就读中文学校的黄凤鸣,能选择的只有香港中文大学和理工学院。
但是香港中文大学要求黄凤鸣多读一年,而黄凤鸣更不愿意俯就一所不是“大学”的学院。“也为了逃避母亲的管教,我才去了广州的暨南大学。”
1996年,黄凤鸣毕业。让她没想到的是,拿着大陆的毕业证在香港找不到工作。经历了半年的失业后,黄凤鸣却凭借着曾经的香港预科成绩找到工作。
“在1997年之前,内地人去香港确实处于竞争的不利地位。”曹景行说。
曹景行1989年从上海到香港后,参加了复旦大学香港校友会,发现像他那样移居香港的大多都改行经商了,因为经商对学历、资历没有要求。
为了生存,黄凤鸣在工作后,又读了一个香港大学与美国伯克莱大学合办的市场营销专业,三年后拿到学位。至此,她总算将暨南大学的学历“覆盖”了。
 
香港流行普通话
 
“变化是静悄悄的,转折的发生没有一个精确的时间点。”但黄凤鸣能真切感觉到这种变化。
尤其在香港遭遇金融危机之后,大陆开始实施一系列支援香港的经济措施,比如“自由行”,加强与香港经贸合作等。随着香港经济的回升,黄凤鸣发现,香港人对新移民的态度有了转变。
“以前,被人看不起的普通话、内地学历,如今反而在某些场合成为一种优势。”黄凤鸣说。
1998年,黄凤鸣开始重新找工作。这次她拿出的是暨南大学毕业证,由于她普通话讲得好而受到一家企业青睐。因为这家企业与内地工厂有着密切联系。
香港完成产业结构调整后,很多实业、制造业都向珠三角转移。香港企业加强了与内地的经贸往来。
黄凤鸣周围的同学曾经都觉得她选择到大陆读书很傻,如今对她的评价是,“有远见,那么早就知道要练好普通话。”
在回归的10年中,在港的内地人在申领护照方面也出现了巨大改变。
10年前,在香港的居民拼命办理英国护照,即使上面写的是“海外公民”.后来他们发现,英国大使馆对这样的护照爱理不理。反而那些拿着特区护照的人,在世界的每个地方遇到事情都能得到中国大使馆的热情接待。于是很多人开始接受特区护照。
 
批量引进“优才”“专才”
 
1999年12月17日开始,香港正式实施输入中国内地优秀人才的计划。2年后,时任香港政务司司长曾荫权愈发大力推动与内地的合作,包括实施引进专才计划。2003年,香港政府“引进专才”的力度达到了当时的顶峰。
同时,香港回归后,也放宽了内地人赴港定居的限制。在这个背景下,刘茜随亲属定居香港。
刘茜喜欢这座城市有着遵守规则的习惯,让她有安全感,“上街时背包的拉链经常开着也没有关系。”
但是刘茜很快发现,内地人和香港人的某些差异不是因为回归就能彻底改变。
有人给刘茜介绍对象。可是香港男人喜欢琢磨马术、六合彩,而且钱分得很清,恋人间都是AA制,这都让刘茜适应不了。
最后,刘茜还是在广州找到归宿。每逢周末,刘茜就会坐着火车,从香港到广州,和丈夫过家庭生活。她常笑说,“我是给广(州)深(圳)铁路捐款很多的人。”
目前刘茜在香港一家会计师事务所做秘书,还兼了一份普通话教学的工作,加上老公的收入,全家每月有近3万港币的收入,属于中上等收入。
但每月的开销都在1.5万以上,他们租下的40多平方米的房子,每月的租金就5500港币。
刘茜说:“现在虽然压力大一点,但我们还是有信心过好自己的生活。”
在回归的10年中,黄凤鸣也有刘茜这样的感受,机会是愈来愈平等了,在香港只要有文化和技能,是不用为生计发愁的。但同时,黄凤鸣也感受到香港生活的巨大压力。
“只要没有歧视了,竞争再激烈,只要愿意去搏,机会总是有的。”黄凤鸣对于将来在香港的发展充满希望。

+1
1
  • 上一篇:
  • 下一篇:

Copyright by 2009-2012 和泰嘉鸿投资咨询有限公司(深圳和泰嘉鸿•青岛和泰嘉鸿)© ALL Rights Reserved

  粤ICP备10086564号  Power by ITO